开源之美,与你相随——GNOME.Asia 2017 Handbook 序言

很高兴,可以和你相逢在这10月的重庆,一起见证本次开源峰会。为了这次相见,主办方团队筹备了近6个月时间,错过了一整个夏天,都是为了这个秋天,和这个秋天你的笑脸。这是第一次有国际顶级的开源盛会在中国西部城市召开来到重庆,巧的是,今年不仅是 GNOME 项目诞生20周年,也是重庆直辖20周年,还是第十届 GNOME.Asia 峰会,而这所有所有奇妙的缘分,我们今天都在这里一起见证。

我开微信公众号了,你会来关注吗?

开微信公众号了,欢迎各位朋友们小心阅读,大胆关注,依法打赏,违章评论。不承诺题材符合精神文明办的要求,不承诺尺度符合广电总局的规定,但是承诺所有文章是自己原创。可能包括互联网评论,乐评影评、开源项目、技术教程、项目管理、市场营销,真理部不欢迎的时事评论,出卖自己的一往情深,出卖朋友的感情写真,出卖同事的公司秘闻,出卖人生的贪痴嗔,出卖国家的大头针。嬉笑怒骂,一笔一划。一字一生,字字真诚。

大蚊子,你在北京没?

“大蚊子,你在北京吗?”今天早晨我正在卧室马踏飞燕奋笔疾书,突然一个久未谋面的朋友在微信上问我,我一下子就笑了,哈哈,好久没有人这么叫我了,这么幼稚的称呼。“毕业之后就没听过你的消息了,这都多少年了,我还以为你移民外星球了呢,霍金这么多年用高频射电望远镜都没找到你”,我跟她说。这是大学时期的一个好朋友,我叫她“大星星”。

一个人走得更快,一群人走得更远

确实,很多时候,我们喜欢轻装上阵,一个人赶路,无拘无束,来得飞快。但是如果希望我们的事业做得长久,做得可持续生生不息,就必须学会团队协作,一起远行,有伙伴负责瞭望,有伙伴负责后勤,有伙伴负责前瞻,有伙伴负责技术,有伙伴负责社区联络,有伙伴负责宣传推广,这样才能让这个项目丰满而有劲,持续而坚强。

但行好事,莫问何时——我为什么做开放教育反应堆

要问什么时候开始做一件事比较合适,其实,算再多时间,做再多计划,眼前的当下真的可能就是最好的时候。我们是一群关心教育的伙伴,2016年3月,我们发起成立了开放教育反应堆,希望把关注教育的有心人聚合在一起,像核聚变一样,在这个时代释放出我们的能量,为教育发挥一些贡献。

郑重浪漫,别了宏碁,爱与痛的五年之缘,写在 Acer 40年

入职五年,终于我离开宏碁了,这是我工作的第一家公司,也是我深深喜爱的品牌。感慨很深,写了一封离职信,虽然很不舍,但还是希望离职的背影潇洒一点,多一点伟岸,多一点承担。五年宏碁时光,五十年也不敢忘。2011年入职手机研发中心2013年转集团市场部最后定岗公关部,2016年宏碁40周年时告别。以19岁的激情入来,以91岁的平和离开,离开的心情是大海。

Debian 或 Ubuntu 在命令行下配置无线网络连接 WiFi 的方法

最近迷上了 awesome 平铺式窗口管理器(也叫瓦片式窗口管理器),什么是平铺式窗口管理器?简单来说,平铺就是所有运行程序的窗口都不会相互重叠,而是自动的被调整大小使得它们能够刚好占满整个屏幕,比如只开一个 Firefox,那就是独占全屏,再开一个 Thunderbird,那就和 Firefox 各自一半屏(当然我也可以设置一个大点、一个小点),再开一个 Terminal,那就三分天下而共处。这和传统的桌面环境的概念相差很大,我也几乎就告别鼠标 ,使用感觉和命令行差不太远,用之虽爽,不过有一些问题就尴尬了,譬如网络连接,图形界面下鼠标点点两下就搞定了,那命令行下怎么连接 WiFi 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