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蚊子,你在北京没?

“大蚊子,你在北京没?”今天早晨我正在卧室马踏飞燕奋笔疾书,突然一个久未谋面的朋友在微信上问我,我一下子就笑了,哈哈,好久没有人这么叫我了,这么幼稚的称呼。“毕业之后就没听过你的消息了,这都多少年了,我还以为你移民外星球了呢,霍金这么多年用高频射电望远镜都没找到你啊”,我跟她说。这是大学时期的一个好朋友,我叫她“大星星”。

蜗居北京,有朋友来看我,真的是太美好的事情了,其美好浓度,跟我与他的友情浓度又成正比,可能还要平方一下。突然觉得,可以理解孔夫子所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的欣喜,也不难想象曹操光着脚板就从营房里冲出来的激动劲了,我也是啊,喜欢的朋友来看我,我也会开心得不知所以,甚至手舞足蹈,小心脏一个鲤鱼打挺瞬间就激活了,两心房两心室两室两厅充满了欢快。和珍惜的朋友碰面,心里就像一种滋滋发芽的味道,真是妙不可言免费而又贵重的快乐。

从小是一个很珍重朋友的人,和喜欢的朋友在一起挥洒时辰恐怕是我最惬意和放松的时光。甚至我妈妈都会因此嗔我和“吃醋”,不过我妈妈可是自小饱阅武侠,熟读金庸古龙卧龙生,诸葛青云梁羽生,对友情和人生之理解超脱凡人,又因为和爸爸的关系,很多事情看得云淡风轻,又有很多事情看得山高水长,走得快言快语,来得情深义重。她若是个汉子,也是个宅心仁厚,武功高强,浪迹天涯,潇洒不羁的江湖好汉。受妈妈的影响,我从小也是爱武侠爱得不得了,心有黄霑,书有金古,有你有我有情有义。朋友对我来说,可真的是人生太重要的一部分了,比我自己重要多了。(我想,我未来的老婆,肯定是我的某一个好朋友)

那说到行走江湖,江湖艺名就很重要了,不能一个粗犷无比高大威猛的汉子叫“令小萌”、也不能瘦弱无比,芊芊温柔堪比女子的叫“高大强”对吧,这可是违反《广告法》的事情,还有志向高远的剑客取名为“付炎杰”,结果90年代神州大地的一个女性用品广告横空出世,毁掉了他的一生。像我的名字就比较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基本上跟用品和外貌没关系。(主要是没法靠脸吃饭,我要是靠脸的话那就是天灾人祸了),我的江湖艺名是:重庆大侠,这个id主要用在开源社区。我身边的朋友一般叫我“蚊子”,这是小学时候就开始被叫的。后来…有个女生叫我“黑蚊子”,然后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就叫我黑蚊子了,这里我必须再次澄清一下,我只是A面长得比较黑,我的B面还是挺白的。当年4岁前在农场的时候,奶奶天天背我上山,太阳比较大,很容易就晒黑了。不过别人的奶奶是一会儿晒晒A面,一会儿晒晒B面,两面的社会发展比较均衡,而我…的奶奶一直晒我的A面,从来没换边,导致我的A面晒得比较黑,而B面的自然环境还是保护得不错。所以,叫我黑蚊子……也没错,起码有一半是对的。

基本上朋友们一开口,哪怕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和打来的电话,即使没保存号码,只要一开口叫我,基本都知道是哪位好久没见的老朋友。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家乡的朋友一般叫我蚊子;我的“那些年一起追的女孩”的小学高中女生叫我黑蚊子;几个初中好朋友叫我“黑蚊仔”,大学里的好朋友带点重庆口音叫我蚊子,正常的称呼叫我其详,两个大学最特别的朋友叫我“其详兄”,某一群朋友叫我“文胸”,关系好我也爱的女生叫我“哥哥”;一些学弟学妹叫我“师兄”;关系好的师弟叫一声“哥”或者“祥哥”;某个人叫我“祥子”,某个人叫我“小其”,某两个人叫我“阿祥”,关系普通只保留基本外交关系的叫我“闻其详”,关照我的大哥、姐姐和老板叫我“小闻”,工作中同事和往来的新朋友叫我“小闻”或者“闻总”,最近的一位贴心好朋友叫我“小祥”,有直接叫我“兄弟”的,然后还有零星的叫我“色蚊子”,“胖蚊子”,“瘦蚊子”,“大蚊子”,“小蚊子”,“老蚊子”等等的,哈哈,想起来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所以早晨那个问题,“大蚊子,你在北京没?”,在呢,大蚊子,小蚊子,黑蚊子,胖蚊子,瘦蚊子,色蚊子,老蚊子,没有半个师,也有一个团的蚊子都在北京呢,欢迎来看我,大家现在各奔东西,挺想看到你的,一看到老朋友,我的心里就全是欢喜。

 

 

9 thoughts on “大蚊子,你在北京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