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生命去战斗——谈谈最近认识的我自己

古龙在《大旗英雄传》里说:我是一个活在刀尖上的人,自从我拿得动这把刀,我就把生命交给了它。少年时痴迷古龙,却不认识自己,初读到这句话的时候,不知何来的涌动,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我不知道我的刀是为何物,但我知道,我有使命要去毕生达成。最近一段蛰伏的时光,我好像找到了那把刀,不管我拿不拿的动这把刀,我都把生命交给它。

最近好像突然在认识自己,我就把我意识到的一些自己,记录下来,这是对我自己的忠诚(老实说,我自己对自己好像并不是很忠诚,经常背叛自己),如果你也有兴趣了解我,我也诚恳地告诉你这些,把这些说给你听听。

意识到两件事情

我不知道现在再认识自己算不算太晚,小时候我显得很成熟(跟家庭有关),长大反而发现本性越来越天真、越来越孩子气。高中是我刚刚开始意识自己的时候,我的家庭并不是一个幸福的家庭,爸爸妈妈很早就离婚各自生活,我和哥哥跟着妈妈生活。我的妈妈是个女强人,性格极其要强的非常厉害的医生,医术高明,做事极其认真负责,但是脾气不好。我自觉从小不是一个得到爱很多的人,却很喜欢爱别人。不知所以的少年时代一直觉得孤独,好在自己还算好学,知勤知俭,命运不算残酷,给我最大的眷顾是给了我不曾停过的脚步,懂得一直前进,不要被环境束缚。

去年到今年,兜兜转转一圈,加上近期有关工作生活生命亲情的思考,好像明白了两件事情。

  • 此一生,以何事为使命为追求,不怕苦累,粉身碎骨亦不辞,只想做它。
  • 此一生,与哪样女孩为伴?不管旁骛,想要和她一起看生命的风景,同行。

意识到这个的时候,好像大人们藏着不告诉小孩子的秘密,被我发现。亦有一种玩捉迷藏找到藏在书柜里的小伙伴,那种”人赃俱获“的感觉,那个人就是我,那个”赃“,就是我心念期待以之使命的追求。

对待生命

大学之前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是《勇敢的心》,William Wallace 说过一句话:“Everybody dies, not everybody lives.”(每个人都会死,但不是每个人都曾活过),我高中时候反反复复看了这部电影十几遍,深深为他为向往的事业牺牲生命而钦佩和折服,这是对我影响最深的一部电影。后来上大学,学会关心社会,再后来大学毕业出社会工作,学会关心家人和同事,学会与人相处。我发现我无法理解和接受身边的一些人为何“怕事”和“惜命如金”,我丝毫体会不到为真正向往的事业失去生命有何可惜,那只是骄傲。这个话得不到证实,因为毕竟生活中说不上有多少真正危险的时刻。或许说:我对生命比较无感,没觉得有什么要珍惜和不舍的地方,为了合适的人和事情,在必要的时刻随时失去生命并没有什么难的。我想,我应该会控制自己不去眨眼。

当然了,在和平年代,谈论死亡问题,这很荒诞,也很难理解,但是我,心里就是这样么想的,所以,就如实写下来吧,你可以了解到这样的我。

我记得 William Wallace 在电影最后的时刻,临刑的前一天,他在监狱里跟挚爱的人说:“我好怕,我害怕明天受刑,但是我会忍住”。我也是那次电影才知道,死亡是会让人害怕和痛苦的,即使是 Wallace 这样的英雄。但是你得忍住,不要屈服、不会求饶,痛也不要叫出声,尤其不要让你的敌人听见你的呻吟。

在大学时候我就发现了,我心里关心的事情是什么?大四临毕业时候,是我第一次直面我人生的时刻,我发现,大多数人关心的事情,我一点都不觉得所谓,很真诚地不在意那些,但是每天看到生活中新闻里的不平事,受欺侮的普通人,走投无路待助的苦人,我也无数次想要让自己不要去关心那些,安然地为自己生活,但是我发现,那是写在我血液里的痕迹,根本抹除不掉,除非这生命逝去,不再鲜红。

说个题外话,在北京工作的几年我发现了自己好像是一个冷暖不知的人,冬天仍是单衬衣,夏天长袖也没差别。我的领导和很多朋友提醒我:为什么不注意衣着,是不是要好好穿着打扮一下?我从没听进去过,我觉得这个…太不重要了,花一秒钟时间都是浪费,我用来发呆…都不想打扮。但是我也很奇怪,为什么我不觉得冷暖?如果我自己也搞不懂,那你也不要计较了。

爱情态度

很遗憾,我现在是单身,我可从来没敢相亲过(事实上也没想过),听说现在的女生比较喜欢有钱有闲有不动产的三有人士。很糟糕,目前我三者皆无,我记得不知名鸡汤好像劝过我这种无知青年,应该去相相亲,原因是相亲市场是一个很客观的评价器,你去相亲市场被当商品打量之后,就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充分认识自己是个什么段位。当然,那个鸡汤并没有打动我,因为我没有去相亲,事实上,我猜我和那样的女生肯定是互相看不上的,大概没有让对方烦恼和犹豫的机会,不必用我的一无所有去拉低男同胞的水准,这是我对相亲市场做的善事。

少时到现在,在感情路上并不够勇敢,总自觉可以再为心仪的人默默多做一些事情而耽误了时光,慢吞吞,错过好几个可爱的女生。更糟糕的是,现在的我可能还在错过,因为相同的理由。我写下这篇文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想告诉想要了解我的朋友我是为何,如果你心里对我有期待有关怀,你会了解我,因为我会坦诚描绘自己,你认识的我不是假的,是一个有血有肉有追求也诚恳的人。

对待感情某种程度比过去挑剔了,良颜美貌可期,但是仅凭此很难真正吸引到身心深处的我,这种疲乏投射到现实生活中是,讨厌只有一副“美貌”做仰赖而心无一物的女生,我喜欢和欣赏有才华有想法、聪明却又有点“天真”的女生。外貌上?无甚,亦不计较,但是莫名喜欢长得高的女生,就算你和我差不多高,甚至比我高,我也并不会觉得羞愧,一点都不会,我会爱你。

做事风格

最近有一个朋友在做毕业论文,就她的课题对我做了一个小访问,其中有一个题目是:你的爸爸妈妈对你现在做的事情有什么影响和帮助?其实这个话题我之前从来没想过,因为我觉得我从小都“自己抚养自己长大”,我的个性跟别人没有关系,可从不觉得他们对我有什么真正的影响,我也从来不跟爸妈沟通任何感情问题、工作问题,鸡毛蒜皮的事情更是不会。有事情我喜欢自己扛,不想拿爸妈任何一厘钱,也不喜欢多说一句废话。我和我哥、妈妈都是这种个性,喜欢靠自己,不想欠别人,但是很愿意和喜爱帮助别人,没想到我们对待彼此亲情也是这样,不想索取。

我妈妈认为对的事情,谁都拦不住她,你支持她,她也会做,也会继续,你不支持她,她也会做,也会继续。以前不觉得,现在长大越来越发现,原来我的性格里面也完完全全是这样。

我想去做一件事情,如果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愿意支持,愿意同行,那真是修来的福分,与子同袍,倍感珍惜,与子同泽,共同努力。如果没有相同想法的同路人,我知道我的个性,一个人也要去做!支持我则一起做,不支持我,我一个人也要做,不可能有人说服我放弃。但是在长远目标的实践途中的一些细节,我并不在意,常常愿意隐忍和妥协也觉得没关系。

处世态度

以前没想过这个问题,也不懂得认识自己,我这个人喜欢开玩笑,跟我认识久的朋友也知道我的很多不正经,爱闹爱笑,喜欢跟人讲笑话,现在也还是一个这样的人,但是我认识自己是因为一年过年回家发现我妈妈在我卧室挂上她自己刺的刺绣,上面写的是:“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我那年回家看到墙上挂着这个,一个人默默差点要掉眼泪。

我发现我深深的骨子里完完全全就是在向往这样的追求,它戳中了我的内心。小时候家庭条件不好,骑着破烂的自行车在校园里,觉得羞愧,遇到心仪的女生更是心境卑微。中学时候学到这篇文言文,一点感受都没有,只觉得古人在说正确无趣的废话而已。但是我也不知道从何时(也许是大学),仿佛突然一点都不在意即使穿着破烂鞋子破烂衣服,无罹旁人,从在意的女生侧伴走过也无妨,当然,这只是想象,这是对回忆和过去的自己的反击。目前也没有太多的机会穿破衣服,尤其是没有机会穿着破衣服从心仪的女生面前走过。虽然我不打扮,不讲究穿衣,但是应该不会穿破衣服,不过,让我穿也可以?那是情趣内衣丁字裤?(逃

”威武不能屈“?我认识的所有人中,只有我妈妈一个人做得到,她是一个生命的战士,真的不罹所有困难和威胁,我家里前几年有一些风波,家里所有的男人们都要放弃,只有我妈妈一个人撑到底,她真的决不放弃,越是艰难和威胁,她越不妥协,脊梁骨是极硬的,你对她只有“温柔才能屈”,否则绝无办法。

“富贵不能淫”?我还不知道,我妈妈一个人抚养我和我哥哥,待到后些年家境反而慢慢变好一些,凭她一己之力,没有一分钱外债,在城市的中心有一整栋自己的楼,比起她所有的同龄人从空手来,而成就更大,变得小康,但是远远说不上“富”,如果有机会变富,我想我肯定记得她刺的“富贵不能淫”。

再说说我的单亲家庭,我之前某一任女朋友,小我两届的学妹,有一些朋友认识,是某大学的心理学博士,和我一样高,很漂亮。不过她一直不喜欢我的家庭是”单亲家庭“,我当时也觉得为此感到很羞愧。后来的很久我才明白,这种羞愧真是毫无理由和不应该,现在的我根本不觉得单亲家庭有什么特别的,它就是普通家庭的一种形态,也许你比我幸运,是双亲家庭,父母感情稳定和谐,我会羡慕你和祝福你,但是我也不觉得我的单亲家庭有什么问题和不对,你有一个好的双亲家庭也不是因为你的努力。反而,我的单亲家庭早早教会我坚韧和不屈服的品质,教会我一切收获努力靠自己,这是我一生的营养。你接受我的单亲家庭,我会谢谢你,不接受我的单亲家庭,我也会平静地接受你的不接受,也给你祝福。

生活真相

多年前读熊培云的《自由在高处》时候,很喜欢扉页的“生活中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当时很喜欢这句话,后来发现一点也不喜欢这句话,我觉得这样对待生活不诚恳,好似含泪受屈,又在替自己高歌,好像自己对自己的宽容有功,奉旨生活。

我对生活的期待比它简单以及有挑战:真诚,行好,全力以赴,以及在所不惜。

最后,送上这我喜欢的这句子,常提醒自己在不能尽达的时刻,亦有前行之憧憬,这是我对待未来的乐观的方式。

在这欲去未去的夜色里,努力造几颗小晨星;虽没有多大的光明,也给那早行的人高兴。

—— 胡适·《晨星篇》

我的使命

这篇文章只写了一半,下一篇我会写写我在做的工作,到目前为止说了一堆废话,如果你想知道我的使命到底是什么?我是怎么发现我的人生使命的?我现在在做什么?关于前面提到的“两个事情”,我的答案是什么?这其实是更重要的部分。

我现在无法写出来在这篇文章里,或者我想先做了,再告诉你!如果你是我的朋友,你可以在微信公众号后台联系我,如果你是可爱的人,我会无保留告诉你所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