庵门常掩,莫忘世上苦人多:从刘强东谈到卢作孚

本文为《作孚风》杂志约稿,经许可发表于我自己的博客上。我在大学时候常写评论,万言时评并不鲜见,熬一宿,抓一把头发,可能就是一文肺腑言,数载下来,集腋已然数十篇,但是没有一篇时评被发表出来过,次次被批,篇篇被毙,气愤之余,不再写评论。尔后重操初中旧业,改写风花雪月,让人误以为我是“文艺青年”?实乃大大误解,感情充沛于我,多快意情肆,好义不假事不拘时,然深深藏于心中的是鸣那天地悯那苍生。纵然,以而立高龄,作无病呻吟,不能不说罪过,虽落笔行文,却愧藏于心,羞矣。


IT 行业算是变化很快的行业,经常有很多新鲜的技术涌现,然而也常常带来许多争议的话题,最近一个月最流行的话题就是 996. icu —— “程序员的命也应该被珍惜”,这个话题说的是大量年轻的计算机专业学生毕业之后进入 IT 行业,所面临的“996”工作制。什么叫“996”?是指每天从早晨9点工作到晚上9点(事实上可能更晚),每周工作6小时,其实我知道的不止计算机专业,包括金融、建筑、设计等大量行业都有这样的情况。比这个还难受的是,996 牺牲了健康,牺牲了陪伴家人和朋友,换来的薪水,很可能依然负担不起大城市高昂的房价、抚养子女、教育医疗的花费。待工作几年、拖家带口的时候,迎接年轻人的不见得是安居乐业,而很有可能是 “中兴员工连续加班猝死“、“华为清理34岁以上的老员工”、“京东淘汰性价比低的员工”这样的事件。

最近风口浪尖上的就是刘强东先生创办的京东公司,该公司内部邮件发送了一个通知,强调未来公司要淘汰和解决三种人:
1. 不能拼搏的人,无论业绩好坏,职位高低,也不管是老员工或者管培生,不管是身体原因还是家庭原因,凡是不能拼或者拼不动的。
2. 不能干的人,也就是绩效差的人。
3. 性价比低的人,有的人降薪。这三类人都要淘汰掉或协商解决掉。

在京东提到的这三类人的标准中,“性价比”这个词格外刺眼和扎心。通常说来,“性价比”这个词一般是用在商品上,多来描绘商品划算,而京东把这个词用到人身上,不能不说不是创举。但这样的创举毫无疑问是反文明的,它把人和人的作用商品化,和之前刘强东开口“兄弟”,闭口“兄弟”的做法相比,简直是自取其辱。而此前,去年5月16日,刘强东在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上曾表示:“永远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还有在老员工授勋仪式上,刘强东曾经宣布:“凡是公司五年以上老员工,如果得病保险报销之外不够的钱,不管花多少,公司出!公司不会不管兄弟,不希望一人重病穷三代的事发生在京东兄弟身上!”,无意于评价刘强东的言行,但是对比其之前的言之凿凿,看现在京东做的事情,觉得格外讽刺。

我想,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其实虽然每天忍受着繁重的工作,和不够的收入,我们也知道这个问题不单是公司的问题,绝不会怪罪公司,整个社会系统性的问题譬如房价过高医疗教育成本过高肯定不是公司的问题,社会转型,整体经济环境不好,也不是一家公司的问题。大部分人其实也愿意一起努力和公司一起承担、一起进步,只是他们并没想到,京东会用这样的做法来对待自己的员工。

不止大公司的这些霸道总裁们,不少父母官和有权力的人,受到员工和百姓的托付时,常常会忘记身边的苦人、苦百姓们。如果忽视人们的感受,草积不除,便觉眼前生意满。如果闭上眼睛,关上耳朵,庵门常掩,便忘世上苦人多。一定要倾听坊间之声音,才不会脱离那真正的疾苦。

刘强东遇到的问题,年轻人遇到的问题,很巧,几十年前卢作孚也遇到过,卢作孚先生曾经提出过一个口号,叫做:“公司的事情大家解决,大家的事情公司解决”。一批批青年学生进入了民生公司,就像进入了一个大家庭。在重庆北碚,有民生公司的新员工的培训学校,对员工进行从技术规范到品德操守的全面培训,把来自兵荒马乱的社会上的青年弟子培养成现代航运业的文明员工。民生公司基本上不解雇员工,不开除员工。员工犯错怎么办?他说:有时我们的船停在南京,突然从码头上上来一个人,一看是卢作孚先生,先生从甲板走到客舱,从客舱走到机房,逐一逐一地检查。发现差错或重大失误,当船返回重庆后,有关责任人会被请下船,不但不开除,不罚款,反而加薪水让你上岸吃喝玩乐,我们把这叫做“坐冰桶”。我们最怕的就是“坐冰桶”,熬不过一两个月,你就会到卢先生那里去,检讨你的过失,请求重新上船。这时候,卢先生会很高兴地同意,而重新上船的人,会比以前更用心更卖力。

其实卢作孚先生的做法,在现在社会不见得行得通,但是无疑,卢作孚先生是充满智慧,也真正洞察人心,体谅人心和体恤人心的。相比于刘强东、任正非这样的”成功“企业家,很显然,卢作孚应该是一个更棒的企业家。余世存先生曾经在《“完人”卢作孚》中开篇即说:民国人物“那种人格和生命的完善境界完全在我们当代人的想象力之外。这些想当然,集中在卢作孚身上,最为典型。”,文章名中的”完人“打了引号,不是否定,而是接近的意思。事实上,作为一个渺小的普通人,通过自己有限的经历和读书,也确实能诚实地体会到这一点,那个年代的人格对自己的要求之高,处在这个安逸社会的我们真的差的太远,不管是普通人还是知名人士,”成功人士“还是平凡打工族。

卢作孚先生也曾经表示:“我们所谓礼者,客气之谓也。好比一桩经济事业赚得的钱,大多数拨归公有,继续作生产的用途,个人则只享受最低限度的生活费,此之谓礼;一桩公众的经营,今天没有钱办了,我们毁家纾难,枵腹从公,此之谓义;凡是公众的财富,我们绝不苟且一点,此之谓廉;同时做一桩公众的事情,假设我所做出来的成绩,不若别人的好,此之谓耻。”

他担任交通部次长时,在交通部领工资,就停了自己在民生公司的工资;兼任全国粮食局局长时,也不领全国粮食局长的工资。任何时候,都只领一份工资,绝不多领。他兼职所得的车马费、津贴费,全都捐了出去,相比之下,我们现在很多人的追求都是多处任职,拿多份薪水,并且绝不会觉得有什么羞愧之心。

据说在民生公司船舱和职工宿舍的床单上印着他的一副联句:“作息均有人群至乐,梦寐勿忘国家大难。”比如他对享受回报的理解是:“最好的报酬是求仁得仁–建筑一个美好的公园,便报酬你一个美好的公园;建设一个完整的国家,便报酬你一个完整的国家。这是何等伟大而且可靠的报酬!它可以安慰你的灵魂,它可以沉溺你的终身,它可以感动无数人心,它可以变更一个社会,乃至于社会的风气。

其实,大部分人都承认,我们的社会不完美,起码是不够完美。国家越来越富强的同时,名人明星和光鲜新鲜吸引了越来越多目光和注意力,大多数时候每天做着有心无心的事情,你是否失去了关心苦人关心别人的心力呢?这些苦人包括衣不蔽体的乞丐、深山里没光临过城市文明的老人,也包括你身边那些你没注意到的普通人,他虽然默不作声,不在你的视野。我知道有的人忘记了,但是希望咱自己不会,不管自己贫穷富有,不求闻达于世,勿忘一句:庵门常掩,莫忘世上苦人多。

参考文献:
1. 刘重来:《卢作孚与“东方敦刻尔克大撤退”》
2. 严家炎、卢晓蓉:《卢作孚研究的重大进展》


写在最后:本文来自于《作孚风》的约稿,本意是纪念卢作孚先生和表达爱国之情。卢作孚先生是1893年4月14日生,他是我最敬佩的企业家,没有之一。

发表评论